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2019-07-17 文章来源:www.cheapnikeairmax90.org

“我日~。”朱鹏的话音刚落,那个刚刚还装死的肥鸟已经刷的一下窜了起来,粗大的翅膀提将上去就狂拍朱鹏的脑袋,“你小子禽兽也要有个限度,老子好歹也是为了你才受伤的,结果老子还没死呢,你就图谋本局长一身的羽毛,日你妹呀,老娘我和你拼了。”朱鹏虽然明知道肥鸟是装出来的半死,但也没想到这丫的转型转的这么快,刚刚还一幅垂危待死的模样,此时却噌的一下飞窜而起,对着自己脑袋就一顿的狂拍。“这样的心态身手,不去练蛇形拳真是浪费人才呀。”朱鹏一边在心里感叹着,一面从空间栏里拿出了一面沉重巨大甚至还附带着无数锋锐锯齿的可怕大盾,横手向下一压,就直接把发飙状态的肥鸟生生震压,按压的动弹不得。作者语:http://book.zongheng.com/book/100678.html《暗黑破坏神之最穿越》本书纵横首发,谢谢各位读者大大的支持,谢谢大家。

瞬间把握到对方有杀气而无杀意的心理状态,朱鹏心头大定,面对头上声势显赫的重击竟然也不退避袖中短剑忽的又隐藏收回,直接用手肘上的大袖对绞向上一罩,“嘶嘶嘶”一阵棉帛破碎之声,朱鹏的一双黑色大袖便如同无数黑蝶一般被那根长矛抽的一片破碎,漫天的飞舞。“坐吧。”一行人走到了接待客人的厅堂,朱鹏伸手一礼,准备示意紫衫和她的同伴们坐下,谁知道朱鹏手掌一伸,话才刚刚出口,那个紫衫就如同十分熟悉自在一般已经重重的坐在了柔软的坐椅上,只是————那本来是主人应当坐的位置。

“是呀,身为平民转职者母女两个双双转职,的确是一件很少见的事情。”朱鹏一边忙乱的收拾着桌子,一边开口回应。只是他的心里却慢慢升起了一种非常不详的预感。“的确,我第一知道老师母女都是转职者时,也是吃惊不小,毕竟老师本身并不是贵族血统呀。”阿法尔小姐对于朱鹏少见的失手也并没有深究,毕竟没有谁能保证自己永远的不出错误,此时犯犯小毛病,在以后的战斗中更加的小心谨慎就什么都补回来了。刚刚紫衫说“万事俱备,只差你答应了。”看上去完全是一句客套的话语,她只要把自己找到“遗忘高塔”消息发散出去,罗格营那些还滞留着没走的二十多级转职者,有一个算一个,都得找上门来当自愿保镖,但问题~~,她敢吗?整个罗格大营的高阶(二十级)转职者说多不多,相对于整个罗格大营的人口而言几乎算不上比例,说少也不少,凑出个十来个那是一点问题没有。紫衫这个任务显然不可能十来个人同去,不然女伯爵就算再能爆,也绝不够分的。

相关文章

热门新闻
热门视频